五问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真的准备好了吗?
首页
阅读:
admin
2020-01-02 20:59

  11月6日,滴滴顺风车业务正式宣布回归,将在月底先以试运营方式进入市场。一石激起千层浪,滴滴顺风车这个略显刺眼的词语在沉寂一年后再次出现在头版头条。

  收到“无限期整改”命令却在一年之后就匆忙上线,滴滴顺风车真的准备好了吗?头条君有五个问题想问。

  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本该是一件令多数人开心的事情。毕竟,在没有顺风车的情况下,许多人的出行成本有了极大提升,尤其是上下班拼车类的业务多有不便。然而,这份试运行的公告带给大家的不是欣慰,却是一场关于性别歧视的大争辩。

  八点后不允许女性用户搭顺风车,这一看似从安全出发的规定,究竟是如何引起大家不满的?原因主要在两个方面。

  第一,这显示了滴滴“不解决问题,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一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它的出发点不是为了保障乘客利益,而是为了最节省成本地将顺风车平台上线运营,而本应由滴滴来负责的维护安全的成本,被巧妙转移到了顾客的身上。

  第二,滴滴的这一决策,并不具备可执行度。要知道,滴滴从未也无权力通过各种方式审核用户的性别与身份信息。这就意味着用户只要将账号信息改成男性(滴滴空姐被害案后,有许多女性都选择了这样做来“保障”安全),就依旧可以在八点后打车,这一规定的意义何在?

  在公告发布后,许多网友第一时间给出了建议。如滴滴若不能保证八点后的乘客安全,那么就在试运营阶段统一开放到八点,或退一步,八点后禁止男司机或特定地段顺风车,或再退一步,仅仅是八点后开放女司机对女乘客的服务,都不会引起公众如此大的愤慨。

  这些提案,滴滴的决策部门不会想不到,但为何不去执行,反而选择一条注定会引起巨大争议且无法保障执行效果的方案,很难不令人关心滴滴是否想要依靠“黑红”的炒作路线为重新上线的顺风车业务快速积累关注。

  令更多人愤怒的是,滴滴网约车问题频发的根源,本身就完全不在于乘客的行为不当或“在不恰当的时间使用”,而在于滴滴招募司机的严重放水行为。

  2016年3月29日,深圳市交通、公安、交警、市场监管、网监五大部门联合约谈滴滴、优步等五大网约车平台时,通报了一项令人触目惊心的调查结果:经深圳公安部门初步排查,深圳网约车驾驶员群体中发现吸毒前科人员1425名,肇事肇祸精神病人1名,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员1661名。

  理论上来说,拥有犯罪前科与吸毒、精神病史的绝大多数人员不应从事这种在密闭私人空间中与乘客打交道的行业,但仅仅在深圳一个城市中,就有数量如此庞大的“黑资质”人员,这成了滴滴犯罪率高发的温床,也是滴滴监管系统不力犯下的原罪。

  在2018年事件之后,滴滴对所有平台司机又进行了数轮审核,严审之下,想必也已经成功打掉了许多无资质的驾驶人员。然而,必须注意的是,在这次自查开始前,滴滴早已规定了司机不得有犯罪前科、吸毒等记录,并要求司机至少有3年以上驾龄等保障性措施。然而,深圳市警方已经证明,这些条件的约束力在松懈的监管下几乎为零。

  那么,如今的情况如何呢?据头条君初步搜索发现,目前各大电商平台已经没有出现明目张胆的代办滴滴资质业务,但在各大贴吧、论坛中仍有大量声称能够代办资质甚至“解决”人脸识别系统的卖家出现。这不禁让人担心,如果监察制度只是换汤不换药,那么重新上线的顺风车业务是否依旧存在风险?

  “作为一位资深女白领,也觉得现在的顺风车产品功能对女同学不太好用;但在安全问题上,是如履薄冰的试运行。”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的业务公告发布一天后,作为滴滴出行总裁的柳青又出来道歉了。

  从2018年滴滴两起网约车事件发生起,道歉就成了滴滴两位掌门人程维与柳青最擅长的事情。然而,就像这次发布公告后迅速接踵而至的道歉一样,程维与柳青的道歉中可以看出公关、程序甚至营销,但却看不出诚意。毕竟,在2018年监管部门介入之前,滴滴平台已经发生过多起恶性事件,但滴滴上下的高管均选择了视而不见。

  正如柳青所说,作为一名资深女“白领”,她明白女性的生活处境,本不该选择了去做这一处境的推手,而是为女性争取应有的权利。不难想象,柳青这位资产百亿的“女白领”与八点后需要打车的女性事实上处于两个世界中,这才是她真实的生活处境。

  滴滴在大众面前的形象衰落,与程维、柳青为代表的高管对外展现出的态度和无法脱离干系。大家很难相信,一个公司的高管没有展现出相应的责任感时,这个公司能够向着承担起社会责任的方向发展。程维与柳青这些高官早日真正意识到滴滴这样的民生企业肩负责任的重要性,或许才是滴滴问题解决的治本之道。

  在滴滴司机谋杀的恶性案件中,滴滴作为平台提供方,有着监管不力的职责,但绝不能说是滴滴杀死了空姐。毕竟,杀人犯本人才是制造惨案的根源,而预防杀人犯的有效措施在全世界都是难题,需要负责的绝不仅仅是滴滴。

  然而,滴滴顺风车为什么还是被无限期整改,并且成为了“过街老鼠”一样的存在?原因就在于人们仔细审视滴滴顺风车的运营机制后,发现它是一款名为搭车,实为社交,本质上将女性用户作为“福利”的软件。

  在如今的互联网公司中,社交几乎已经成为了所有App永恒的主题,就连使用航旅纵横办理一下电子登机牌,软件都会“贴心”地提示您想不想跟同行旅客聊聊天,如果选择同意,就会将用户拉入一个完全陌生的交友群里。

  然而,大多数软件虽然也将社交属性偷偷夹带在业务中,但很少能像滴滴顺风车这样会带来严重影响。试想,一个被贴上“大胸”“美女”标签的乘客,与某些有心司机共处一个密闭空间中会引发怎样的后果,而这样的后果可以说是滴滴有意引导为之,以达到吸引男性注册使用的目的。正因如此,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必须完全摒弃社交的属性和企图,才能从根本上初步保障安全。

  滴滴顺风车的回归,多少显得有些急迫。从前四个问题和试运营公告的公众反应中就可以感受得出。之所以会这样,正是因为滴滴已经意识到,留给自家顺风车业务的市场,正在变得越来越萎缩。

  在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前,在顺风车这一领域,滴滴几乎是处在垄断状态。但如今,嘀嗒、哈啰等顺风车平台已经办得有声有色。据头条君亲测,如今使用嘀嗒、哈啰两个软件,基本不出半小时就能约到顺风车,后者甚至不需下载App,只要在支付宝内就可完成。

  除此之外,从司机和乘客的角度来看,不再垄断的滴滴顺风车也失去了价格优势。据了解,滴滴顺风车的平台抽成平均每单达到了10%甚至以上,但嘀嗒、哈啰的抽成均在5%-6%上下徘徊。更多司机和乘客也会出于成本考虑选择其他顺风车平台。

  在滴滴顺风车离开的这一年,许多新形势的共享出行、网约车平台已经纷纷浮出水面,也会影响到滴滴的乘客群体数量。凡以上种种,都在从各方面对滴滴的霸主地位提出挑战。因此,无论准备好与否,滴滴都必须尽快将顺风车业务尽快上线。但作为一个潜在消费者,真·小白领的角度,还是希望滴滴能够还消费者一个更加安心的顺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