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民政部门依法取缔“中国国学院”及下设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15 16:58

  花几千块钱更改一个手机号或者买一个“能量塔”,就能够改变命运、万事亨通,这种表面上打着弘扬国学、推广传统文化的幌子,实则为自己敛财牟利的行径被彻底戳穿。5月27日,北京市民政局联合东城区民政局依法对非法社会组织“中国国学院”及其下设的“数字全息研究院”等机构予以取缔。

  5月27日9时许,记者来到位于东城区灯市口大街的一处四合院。据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就是非法社会组织“中国国学院”的日常活动场所。

  已是办公时间,但小院里只有两名五六十岁的“工作人员”。执法人员表明来意后,一名“工作人员”用手机与该组织“负责人”进行了联系,另一名“工作人员”则慌慌张张地将办公桌里的一些物品塞到纸壳箱里。

  记者在现场看到,小院内除了有几间“办公室”外,还有三个“教室”。最大的是用来“禅坐静修”的房间,地面铺了一整张地毯,角落里放了数个金色蒲垫。

  执法人员告诉记者,这其实只是“冰山一角”。他们调查后发现,“中国国学会”还下设了二十多个学院和国学同学会等,曾与多个企事业单位举办“国学大讲堂”和《国学新时代》高峰论坛等活动。此外,还在多地设立国学基地,举办系列研修班,认定“国学使者”并颁发证书。

  如此肆无忌惮地设立分支机构并开展活动,“中国国学院”凭借的却是伪造的主管单位和。据执法人员介绍,“中国国学院”自称由东方华夏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批复成立,经进一步调查,东方华夏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批复文件系“中国国学院”自行伪造的虚假文件,而另一个上级单位“中华民族文化艺术院”本身就是非法社会组织,已于今年1月被民政部依法取缔。

  不仅如此,在“中国国学院”一间“办公室”的柜子里,记者还看到了一张“中国国学院”创始院长与国家领导人的合影照片。照片像素很低,有肉眼可辨的PS痕迹。

  9时52分,一位穿着中式服装的中年男性匆忙赶来,“工作人员”向大家介绍,他就是“中国国学院”的“负责人”。这位男士对此说法却予以否认,“我不是负责人,只是一名义工,我们平时在这里开展茶道、花道等公益课程。”当记者询问这些课程是否收费时,这位男子却不再发声。

  虽然他三缄其口,执法人员在现场搜寻到的证据却铁证如山。原来,早先那个“工作人员”急匆匆塞到纸壳箱里的,正是一沓沓收款单据和财务凭证。记者随手翻开一本财务单据后看到,22个学员每人缴费3690元,总计81180元的费用有一半返还给“国学使者”作为提成。此外,还记录了一些“产品”的销售收入。在“工作人员”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个微信收款二维码,扫码后显示收款方为“中国国学院北京朝阳店”。

  记者在接待前台还看到了几份课程概要表。在为期两天的课程中,先后安排了《医道天下》《数字能量》《金字塔能量》等内容。那么,授课的主要内容是什么?最终目的又是什么呢?

  在“禅坐静修”室的讲台上,记者看到了两个金字塔形状的物品。执法人员介绍,这个所谓的“能量塔”正是“中国国学院”销售的产品之一,售价是3500元。

  在“中国国学院”门口的展示墙上,悬挂着“数字全息研究院”“红学研究院”“大健康研究院”等分支机构的牌匾。其中,“数字全息研究院”的办公场所就在“中国国学院”的隔壁。

  执法人员告诉记者,其实早在今年初,“数字全息研究院”就已经被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列为取缔对象,那个时候办公地点还在东三环。执法人员调查后准备取缔时,它就“人间蒸发”了。狡兔三窟,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这给民政执法工作带来了很大难题。

  据调查,“数字全息研究院”主要推广的是“数字传说”这个项目。在“中国国学院”的网站上可以看到这样一段话,“通过调整身边常用的数字组合如手机号、座机号等,来改变后天的数字磁场,从而影响人的磁场,来达到调整人生运势的作用。”说白了,就是收取高额费用帮人更改手机号。为了让更多的老百姓相信“数字传说”,“数字全息研究院”定期会组织所谓的公益讲座。执法队员调查时获悉,老百姓若通过这种途径更换手机号,少则需要一两千元,多则花费五六千元。执法人员亮明身份后,义正词严地在现场宣读了“取缔决定书”,并收缴了相关非法用品。

  记者了解到,非法社会组织侵害群众的合法权益,破坏社会组织正常发展秩序,一些打着“中字头”“国字头”的非法社会组织更是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近年来,北京市民政局持续加大打击非法社会组织力度,仅2018年就取缔了“全国正义慈善联盟”“中国数字信息与安全产业联盟”等26个非法社会组织。今年以来,又先后取缔了“全国第三方教育评价机构联谊会”“北京企业志愿服务联盟”等多家非法社会组织。

  “我们呼吁社会各界积极提供非法社会组织的活动线索,建议在与社会组织开展合作时要先登录中国社会组织网和北京市民政局网站进行查验,避免上当受骗。”北京市民政综合执法监察大队副大队长王长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