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变异组织“秦国教会”一号头目被判八年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08-23 07:38

  在法院门口大跳“全能神”舞、聚敛钱财近30万元……不久前,“全能神”的变异组织“秦国教会”15名骨干信徒被依法判决。其中,自称为“神”的一号头目谢印强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十万元。这一组织还没来得及发展壮大,便被当地公安机关一举打掉,挽救了不少濒临破碎的家庭。

  在法院门口大跳“全能神”舞、聚敛钱财近30万元……不久前,“全能神”的变异组织“秦国教会”15名骨干信徒被依法判决。其中,自称为“神”的一号头目谢印强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十万元。这一组织还没来得及发展壮大,便被当地公安机关一举打掉,挽救了不少濒临破碎的家庭。

  2015年1月6日,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突然接到兰山区一街道群众举报,有人在居民楼内跳舞扰民。民警在出警过程中发现,举报的房屋内有书籍,房内一女子的手机里还有一条短信“神,我已到家”。警方分析认定,这是一个的活动窝点,于是立案开展了侦查工作。

  经过艰苦细致的侦查,警方发现该人员在山东临沂市兰山区、郯城县以及江苏省新沂市和连云港等地的活动情况,获取了大量违法犯罪证据,包括书籍、跳舞视频资料等,掌握了多地多个活动窝点。

  这个神秘的组织便是“全能神”的变异组织“秦国教会”,势力还没发展壮大便被公安机关一举打掉了。“秦国教会”一号头目谢印强现年57岁,原为“全能神”组织的骨干成员。2013年他自成一派,自称“”,创立了名为“秦国教会”的组织。

  谢印强为进一步神化自己,称自己左手手腕靠近拇指的地方,有上下排列比较整齐的三个类似痦子的小黑点,他宣扬三个小黑点代表“”的“三步作工”。

  用当下流行歌曲的曲调,配上有关“全能神”的歌词,一群目光空洞的信徒在公共场所大跳广场舞,这是“秦国教会”独创的教会活动。他们统一购置舞蹈服装,有专门的人员负责编排、教授舞蹈,甚至把广场舞跳到了临沂市市政府广场附近、郯城县人民法院大门口等地,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2014年底,谢印强把女信徒贾某某发展成“女神”,确立了其代言人的地位,自己逐步走入幕后操纵。其他骨干人员的分工也很明确,甚至有负责开车和保护教主的保镖和专门伺候“女神”的人员。

  掌握了“秦国教会”的详细情况后,案子到了收网的关头,警方一直关注着“女神”的动态,“男神”却突然消失了两三个月。

  2015年3月8日,机会来了,这一天“女神”要去“男神”的藏身之地看望他,就在他们见面之际,民警现场抓获包括“男神”“女神”在内的6名涉案人员。随后民警又先后在多个窝点抓获了15名骨干信徒。

  在“男神”家的冰箱和“女神”家中,民警各搜出18万和10万多元成捆包好的现金,加上零散现金共计近30万元,均为骗敛的信徒钱财。

  今年的8月,临沂市兰山区人民法院对15名被告人的判决生效,此外还有1名被告人已于去年判决生效。法院经依法审理,认为涉案人员无视国家法律,明知“全能神”系国家明令取缔的组织,仍然实施宣扬传播、发展会员等行为,均已构成组织、利用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该案中的头号人物谢印强因犯罪情节特别严重,但考虑到有立功表现、坦白认罪等情节,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女神”贾某某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其他参与人员也根据犯罪情节和认罪态度分别被依法判处一年六个月至四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褪去光环的谢印强究竟何方人士?据警方介绍,谢印强曾经是江苏新沂当地有名的企业家,资产过千万,投资失败后却靠麻痹自己,获得成就感。他曾离异一次,第二任妻子也参加了活动,被判了刑。

  “人员既是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也是歪理邪说的受害者。”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一名办案民警感慨道,在窝点里生活用品堆得到处都是,很多人员都是带着家里锅碗瓢盆全部家当离家出走的。

  “的歪理邪说就像思想的鸦片。”该民警说,为了挽救这些家庭,让这些人员更好地回归家庭,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教育转化环节至关重要。

  这些服刑人员接受了当地帮教专家的教育转化后,精神面貌得到了极大改善。80岁的信徒王桂英(化名),2015年初被抓获一次,遣送回家后又离家出走,仍回窝点内生活,家人四处寻找,不得安宁。再次抓获王桂英时,老人面无表情,面如死灰,目光呆滞,一言不发。后来经过教育转化回归家庭的王桂英精神很好,非常健谈,一家人又过上了其乐融融的生活。

  对于临沂两个孩子的父亲李成(化名)来说,每次回想起今年国庆节前一天来济南的这趟行程,便不禁流下心酸的眼泪。“别人带着孩子是高高兴兴外出旅游,而我带10岁的小女儿是去济南探监。”李成深深叹了口气。李成的妻子刘春梅(化名)自2012年信奉“全能神”教,后追随谢印强加入“秦国教会”,积极参与教会活动,在兰山区租赁房屋作为聚会点,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李成回想当时见到刘春梅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刘春梅看到亲人后放声大哭:“谢印强两口子可把咱坑了!”让李成欣慰的是,妻子入狱后,在监狱民警的教育下,很快就认清了真面目,表示认罪悔过,积极改造,争取早日回家团聚。

  几年前谢印强敲开了刘春梅家的门,向她“传教”后,李成发现妻子渐渐不顾家了,甚至接送正在上小学的女儿的任务她都托别人帮忙。李成逐渐察觉出了异样,看到刘春梅带回家中教会印发的小册子,担心她信上了电视新闻中报道的“全能神”。

  2015年3月,刘春梅在窝点聚会时被公安抓获,李成才知道妻子信奉的就是“全能神”的变异组织“秦国教会”。李成2014年做了甲状腺恶性肿瘤手术,因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无法化疗,每月要服用7000多元的药物。

  “是让我的家庭支离破碎,伤害最大的是两个孩子。但我又很庆幸,公安和法院将她挽救回来,法院宣判的那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李成感慨道。

  如今,他们的大儿子已在济南上大学,为了维持生计,李成每天拖着病体早出晚归,回家后看到女儿孤独地看着电视,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李成带上女儿在公园拍了很多照片给狱中的刘春梅寄去,照片背面写着“早点回来”。

  罗庄区29岁的宋志刚(化名)也曾经历过李成的煎熬,他的妻子罗娟(化名)曾因为信奉“秦国教会”离家出走,被控制住后音信全无。而如今,上月已经刑满出狱的罗娟回归家庭,一家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2013年,罗娟常去帮着看孩子的母亲家中。这时母亲家中常有人“讲课”,出于好奇她也坐下来听。“我渐渐就像被传销洗脑了一样,没想到竟走上了犯罪的道路。”罗娟说。

  2014年9月的一天,宋志刚在家中发现了罗娟学习“全能神”的书籍,就此和妻子吵了一架。罗娟赌气之下离家出走。她和母亲一块儿进了“秦国教会”的窝点,没想到这便是噩梦的开始。

  2014年10月,罗娟在教徒的劝说下,给丈夫打去电话告知要去上海打工,接着挂断了电话。焦急的宋志刚回拨电话时却再也打不通了。看着怀中三岁的孩子,他心急如焚。为了找到妻子,他查询了从罗庄到上海的路线,冒着危险到京沪高速公路上拦截,结果一无所获。

  其实罗娟就在临沂,在教徒租赁的房子里,她每天的生活就是“听课”,最多时七八人一起“上课”。她不允许和母亲见面,自由从内到外都被控制着。“我出去买东西都有人跟着。他们还吓唬我‘你再迈出一只脚去脚就掉了’。”回忆那半年被控制的日子,罗娟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信的就是家人,不信的就要远离。”这些歪理邪说加上自由被限制让罗娟感受到了异样,她思念孩子,也想要逃走,但终究没有勇气。心力交瘁的宋志刚要忙于家里小印刷厂的经营,又要照看年幼的孩子,孩子早上醒来常吵着要找妈妈,不堪重负的他想要起诉离婚。

  就在这时,2015年4月,罗娟及所在窝点的教徒被公安抓捕,她因犯罪情节较轻,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两万元。

  在警察的耐心帮教下,罗娟思想逐步转化。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的民警还多次给宋志刚做工作,劝他不要离婚,努力挽救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近日罗娟服刑期满,回到家中她忙问孩子,“还认识我吗?”孩子回答:“反正爸爸领回来一个,就得喊妈妈。”这个回答让罗娟心酸。“如今我回家一个月了,努力对孩子好,对老人好,感觉家里渐渐变暖了。”罗娟笑着说。